我见过最美的景色便是你笑魇如花时眼中悄然绽放的盛世烟花。

【父猿】无法逃离——第十章

预计,下一章的时候,仁希就会出场了

然后就会写到一个窝炒鸡想写的脑洞23333333


——————————————————————


下午的时候,伏见难得的没有继续睡觉,但是整个人还是以一种懒懒散散的样子趴在那里,时不时的换个姿势,不是看着窗外,就是毫无自觉的在走神,偶尔的砸下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高兴的事情一样。


这样的态度让前面正在讲课的老师很生气。那是一个很典型的而且自我感觉良好的男教师,并且还是一个矮冬瓜,五十多岁的年纪,顶着一张油腻腻的难看脸孔,假装学识渊博的带了一副眼镜,实际上,他讲的内容总是频频出错,好几次都让伏见差点没忍住想要将他的错误指出来。


看着那个老头一遍又一遍的强调那个明明是被他说错误了的地方,伏见在心底说着正确的答案,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顺便砸了下嘴以此来表示他对这个教师的不满。


“伏见同学,请问你有什么异议么。”


慢慢从讲台上走下来的老师站在了伏见的身旁,脸上很明显的露出了厌恶的神情。伏见推了推眼镜,动作好像没有骨头的蛇一样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借着身高的优势,从上俯视着他,眼底的轻视与不屑一目了然。


在老师开口之前,伏见就先开了口,用他那依旧沙哑的声音懒散回答道:“不,没什么,只是感冒没好,嗓子不舒服,话说,我可以去一下医务室么?老——师?”


不难听出那一声‘老师’里面的轻蔑意味和某种的不认同感,男教师能感觉到额角那里的经络在微微跳动着,这代表了他很生气,可是,现在是在课堂上,还有那么多学生等着他,他不能因为一个伏见猿比古而耽误了那么多学生的宝贵时间。


扶了扶眼镜的镜腿,男教师面无表情的对他说:“可以,既然生了病,就不要勉强来上课,既妨碍了大家的学习,又耽误了自己的病情,真是……”


男教师突然睁大了眼睛,因为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伏见就从他面前走开了,男教师不禁大喊道:“伏见同学!老师的话还没有说完,而且,我让你走了吗!”


“哈?”伏见停住脚步,回头用奇怪的神色看了男教师一眼,说:“不是老师说可以的吗?既然老师同意了,那我当然可以走了啊,至于您的长篇大论,哈——还是讲给他们听吧。”


无视了男教师在原地朝着他大喊大叫,在路过八田的时候给了他一个暗示性的眼神,然后就慢悠悠的走出了教室门。


“哐!”的一声,伏见关上了门,站在门外,隔绝了男教师那忍不住骂出来的声音。


心中不免嘲讽道:都说为人师表,当老师的亲自骂起学生来,是要带头来骂人么,就这个样子还来当老师,真是丢老师这个词的脸啊。


不屑的嗤笑两声,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慢腾腾的向着医务室的方向走去。


大约过了几分钟的时间,伏见才来到了医务室,打开医务室的门,探过头朝里面看了看,发现没有人之后,伏见走了进去,关上了门。


“呼……”


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脸上的表情是一种淡淡的释然感。抬手将脖子上的围巾慢慢解下,在脖子处的肌肤裸露在空气里的一瞬间,他想,终于能不用围着这种东西了。


伸手摸了摸脖颈上的咬痕,指尖能大概的摸出那咬痕的轮廓,稍稍用力的按了一下,“嘶……”


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痛感顺着那被用力按了一下的地方直通向大脑,在痛感袭来的时候,他能感觉到脖颈右侧的动脉在‘突突突’的跳着,就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威胁一样。让他觉得有些窝火。


阴沉着脸,低声咒骂了男人一声,将围巾丢在了医务室的床上,自己也翻身躺了上去,等着刚刚的那阵疼痛过后,伏见这才将终端拿了出来,投射出了虚拟屏幕和键盘,又继续起了昨天的事情,想要弄好一个应用,即便是他也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趴在那张病床上,伏见通过虚拟键盘在那里敲敲打打,时不时的吸吸鼻子,咳嗽两声,完全没在意时间过得有多快,就连下课铃声他都没有听见。


一直到医务室的门口传来八田的声音,伏见这才反应过来,匆匆的将围巾又围了起来,再将伤痕遮盖住之后,坐在病床上,继续他未完成的事情。


“喂——伏见你在吗?”八田的声音从门口那里传了过来,伏见头也不抬的就回了一句:“笨蛋八田,叫太大声了,很吵啊。”


“什么嘛,原来你在这里啊,我还以为你不在呢。”


八田听到声音之后走了进来,看到伏见好好的坐在那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虚拟屏幕,修长的手指快速的在键盘上飞跃着,他盯着伏见看,但是后者显然没有丝毫想要抬起头来看他的意思,无奈又不甘被无视的八田就坐在了伏见旁边,静静的看着那不断有符号显现出来的屏幕。


过了一会儿,八田有些看晕了,移开了视线,看了看医务室的四周,然后轻叹道:“还真是没有人诶,话说,医务室不是应该有老师的吗?怎么我连一个老师都没看到啊?”


“不知道,我来的时候也是一个老师都没有,大概是提前下班了吧。”


“是这样吗?不过啊,伏见你现在是在做昨天说的那个邮件应用吗?”终于得到回应的八田马上就问起了他现在到底是在做些什么这个问题。


伏见依旧没有回头,但是却用平淡的语调回答了他,“嗯,昨天被你打断之后就没在继续,上午又是在睡觉,正好现在有时间,就继续昨天的进度了。”


“这样啊……”刚刚停顿了一下,就听见上课铃声响起了,八田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了下来,对着伏见说了一句,“那我先去上课啦,等放学之后我再来找你,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就好了,我会把你的书包一起拿回来的。”


然后没等伏见回答他,就小跑两步的走出了医务室的门。


伏见看了看虚拟屏幕上的时间,原来已经到了最后一节课的时候了,微微皱了下眉,今天的时间似乎过得格外的快呢,是因为他上午一直在睡觉的原因么?总觉得好像是一晃神的时间就到了现在呢,差不多再过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他就又要见到那个男人了呢,啊啊,真是讨厌啊,明明完全不想看到那个男人的啊。


手指放在键盘上完全没有动作,眼睛虽然盯着屏幕,可是却是一副完全走了神的样子。


他正在思考着他还要在忍受男人几天,似乎以往常的惯例来说,男人每个月中旬都会回家待上那么两三天,但是自从半年前开始,这每个月的两三天就变成了三四天,如果他在这期间忍不住逃跑的话,那么男人就会将三四天变成五六天,嗯……


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是特别的好,因为感冒的原因。看男人昨天晚上的表现,男人应该不会乱来,既然男人没办法乱来,那么应该就会感到无聊,既然感到无聊的话,时间上应该会缩短一天或两天?毕竟对那个男人来说,有趣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今天早上男人在他离开家之前说了什么?好像是说了要等他放学回家之后再来吃掉他之类的,这种非常明显的暗示,虽然早上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不过他还是下意识的把那句话给忘记了。


早上的时候,男人也明令禁止了他的逃跑行为,而为了Misaki的安全着想,也是为了他自己着想,他也并不打算逃跑什么的,现在的他还没有力量,就算是逃跑也总会被男人找到,对于这一点,伏见简直是要郁闷死了。


他完全想不出男人是怎么在最短的时间里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他的,这简直就像是游戏里的bug一样,而且他根本就找不到解决这个bug的办法,只能人又这个bug继续存在,简直是令他厌恶到了极点。


皱着眉头,男人既然说了这句话,那也就表示,他是不会放过自己的,所以,他现在该想的不是他还要忍受几天,而是要怎么挨过今天晚上么?


选项的话,似乎只有三个啊,顺从,反抗,无动于衷。顺从什么的,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要他去顺从那个人?哈,还不如让他直接杀死他来的好。反抗?似乎每次只要男人稍微一过分,他就会反抗呢,而他反抗的越厉害,男人就越过分,所以说,这个也不行。


那么,就只剩下无动于衷了么?哈,好像是呢。


得到了这个结果之后,伏见很是嘲讽的笑了笑,他嘲讽的对象就是他自己。


搞什么啊,真是够了,刚刚的他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在想一些完全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了的事情,明明心里很清楚,只要一对上有关男人的事,那么所以的一切都不再是他能够控制的了的了。


心里清楚地很,却又还在想这些事,真是有够无聊的。


烦躁的将终端收了起来,缓步走到窗户边,淡漠的望着窗外,放空了自己的大脑,暂时的回到了只属于他自己的那个小黑屋里。


过了几十分钟,放学铃声响了,陆陆续续的学生开始走出学校大门。


又过了几分钟,医务室的门被打开了,接着就听见了八田那依旧活泼爽朗的声音,“走了,猴子,回家了。”


将手从玻璃上拿了下来,冷漠的看了窗外最后一眼,便转开了身,朝着门口走去。


接过八田手中的书包,淡淡的说了一声,“走吧。”


很明显的低沉气息从伏见的周围慢慢扩散,八田也不知道伏见这是怎么了,还以为他又发烧了,便将手凑过去,覆上了伏见的额头。


这一举动倒是让伏见吓了一跳。


下意识的想要逃离,但是看到身旁的是八田美咲时,又忍住了,没有什么好声的问道:“干嘛啊,这么突然的……”


“啊,看你有点低沉,还以为你又发烧了呢,不过真是幸好啊,没有发烧呢。”


伏见看着八田一脸的庆幸和认真,突然觉得有些不自然,别扭的转过头,说:“昨天就已经好了,我不是那种会反复发烧的体格,所以这一点完全不用担心。”


“那就好啦,对了,需要我送你回家吗?”八田睁着那双大眼睛,一脸认真的说。


“哈???”伏见惊讶的叫出声,但是转瞬就完全的黑了脸,恶狠狠的语气里带着嫌弃和怒气,“搞什么啊!你是白痴吗?我又不是你,完全·不·需·要!!”


说完就有生气的径自走掉了。而八田还有些不知所措的挠了挠头,有些云里雾里的样子,他只是以为伏见还是病人,需要照顾才这么说的嘛,干嘛要生气啊?还有,刚刚他的说的那句‘我又不是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笨蛋美咲,那家伙的意思是,Misaki是类似于女生的名字,所以,Misaki也就等于女生,而只有女生才需要男生来护送回家,所以说,笨蛋,明白了吗?”


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不禁下了八田一跳,“哇啊!”


在发现来人是大贝阿耶的时候,伏见一脸‘幸好不是鬼’的表情,拍了拍胸口,然后有些责问的说:“干嘛啊!突然的出声说话很吓人的好吗!”


“什么啊,原来Misaki你的胆子这么小啊。”大贝双手叉在腰间,一脸的嫌弃样。


“啊?那不是胆子小不小的问题吧?突然的出现在身边,根本没有防备好吗?”


“吼呵,这还是因为胆子小,所以才会被吓到啊,对了,你不需要去追他吗?好心提醒你,那家伙可是走很远了哦!”大贝一脸天真无辜的用手指了指伏见离去的方向。


八田顺势看去,发现伏见的背影已经变成了一个小黑点了,懊恼的抓紧了书包,对着大贝匆匆说了句,“我先去找那家伙啊。”之后,就赶忙追了上去。


“什么嘛……”大贝站在原地,口中小声的呢喃了一句,那原本的天真和无辜变成了淡淡的哀伤和孤独,看着八田越跑越远,大贝咬了咬嘴唇,也迈开了步子追了上去。


“小美咲,等等阿耶啦!”


“啊一!都说了不要叫我名字了!”


“啧!真是,吵吵闹闹的,简直烦死了!”


------------------------------TBC-----------------------------------


 


评论
热度(75)
© 夜亡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