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过最美的景色便是你笑魇如花时眼中悄然绽放的盛世烟花。

【父猿】无法逃离——第八章

阿耶妹子出没请注意-_-||

我发现,这章我写了这么多字,但是如果实际发生的话,这情节还不到五分钟就能完事了……

这真是太…………真心酸…………

——————————————————————————

八田将伏见放在了校门口,自己去了存放脚踏车的地方。

虽然八田叫他自己先去教学楼,可是伏见本人好像并没有这个意思,脚步缓慢的走到校园内的喷水池旁,那里正好是从车棚到教学楼的必经之地,伏见也说不出来他为什么要在这里等着八田,可能是最近这两个月来每天都有八田来缠着自己,每天都会在他耳边唠唠叨叨,突然的没有了八田的唠叨声,还有些不大习惯呢。

一瞬间产生的下意识想法让伏见有些呆愣,他刚刚想的是什么?习惯吗?这才多长时间啊,他就已经习惯八田在他身边了?哈——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习惯,简直是在开玩笑啊。

但是,如果不是因为习惯了,那他又为什么要停留在这里,就像是等着谁一样?

伏见被自己的这个问题给问住了,但也只有几秒钟的迟楞而已,就像是内心深处早就有了答案,但是那个答案却被关在门里,而伏见就站在门外,迟迟不肯打开门走进去。

或许,他只是在害怕而已,他很害怕如果他打开了那扇门,可最后的结果却还是会被抛弃,那么,他又何必在自找伤害呢?明明已经有过一次惨痛的教训了,不是么?

小时候的他是多么的崇拜那个男人,或许是因为母亲不在身边的原因,幼年时期的他满眼的全是伏见仁希这个人,他也曾天真的以为那个男人也会如他注视着他一样而注视着自己,如他喜欢着他一样喜欢着自己,毕竟,有哪个父亲不爱自己的孩子呢?

他对伏见仁希倾注了他幼年时期所有的感情和信任,可就在某一天,非常突兀的,他们之间的一切似乎如同那个魔方一样,被摔得七零八落,再也拼凑不回原来的模样。

直至今日,他仍然也想不明白这件事。

自嘲一般的笑了笑,在想起了这件事情之后,果然,他没有了勇气在去推开那扇门啊……

抬起手轻轻的转了转围脖,嘴角挂着一抹惨淡的笑容,镜片下的眼中带着一丝落寞和死寂,离开靠着的石柱,没有丝毫犹豫的转过身,然后迈开了步子。

——我只是,孤单的,一个人。永远。

就在他才走出去一步的时候,身后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喂——Saruhiko——”

伏见不禁站住了脚步,他忍不住的下意识的回过头,微睁着眼睛,他看到了八田在向他招着手,朝着他了跑来。而他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就像是一双无形的手一样,一只握在了他的手上,一只附在了他的后背。

当他看着八田越来越近的身影和笑容时,他能感觉到那只握着他手的手正在控制着他打开那扇他没有勇气打开的那扇门。

八田带着爽朗而又阳光的笑容就这么站在了他的面前。没有给他丝毫的退路。

“咔嚓——”

那扇门被打开了。

“呦!猴子,久等啦!我们走吧?”

带着询问的语气,面带笑容的看着他的八田让他心中一颤。他身后的那只手将他推进了门中。而那份早就已经确定好了的答案就摆在了他的面前。

无法控制的露出了笑容,虽然还夹杂了鼻音,可他的声音却是那么的清晰,他笑着说:“……啊,我们走吧。”

他说的是‘我们’。没办法,他还是没办法无视他,八田就像是一束温暖灿烂的阳光一样,照亮了他,温暖了他。

他没有办法拒绝这一抹久违的温暖。自那一轮太阳消失之后,他已经冷了太久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了教学楼,八田依旧是闹哄哄的走在前面,伏见依旧是漫不经心的走在后边,对,今天还要加上一个词,病怏怏的。

今天的伏见虽然看起来有些虚弱,但似乎是因为生着病的原因,伏见周围的气压要比以往还要低的多,给人的样子更像是‘生着病的伏见更加不好惹啊’的感觉,然而,事实也的确是这样。

就连八田都不知道,在伏见的袖口里面藏着好多把极其危险的东西,那是他用来防身的,因为自从他上学以来总有人来找他麻烦,虽然多半是朝他勒索敲诈,但伏见对这些并不在意,反正花的是那个女人的钱,他无所谓。

但也有一些是看他不爽来找他麻烦的,这时候,伏见能逃就逃,实在逃不过的话那就只能硬上了。

对于这方面,伏见不知道他是真的很有打架天赋还是遗传了男人的疯狂暴力,虽然打架的时候也难免会受一些伤,但是他的对头往往会受到比他更加严重的伤害。

不知道为什么,打着打着伏见就会突然的很兴奋,与其说是兴奋,倒不如说是亢奋,那个样子的伏见简直就像是一只发了疯的野兽一般,眼睛里没有了其他的东西,只有他面前的敌人只懂得遵循野兽的本能而去撕裂眼前的敌人。

而当他实在是用拳头解决不了了,他会动用一些武器,一般的初中生使用的武器最厉害的也只是一些棒球棍之类的东西,然而,伏见用的则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

他对于使用暗器这方面的天赋简直是个不可多得的极品,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就直接飞给你一个石子,打在身上简直是痛极了。

对于匕首,伏见并不是经常使用的,就像之前说的一样,往往是他实在解决不了了,感到厌烦了,他才会用匕首在对面人的身上开一道血花,不致命,但足以震慑住那些年龄尚小且没见过世面的初中生。

可能是伏见想的太多了,他认为他生病的时候要比平常脆弱太多,会没有了自保能力,打架的时候拳头不能用上太多力气,所以,为了迎接可能会有人来找他麻烦,他今天直接带上了匕首,左右的袖子里各藏有三把,一共是六把匕首,这六把匕首足够能把找他麻烦的家伙狠狠的刺回去了。

不过,拥有这样想法的伏见很明显的是真的多想了。

生病对伏见来说是一件非常非常烦躁的时候,这会连带着他的情绪也会变的很糟糕,所以,他不介意在他生病的时候在那些找他麻烦的人的身上开出几个血洞,来以此发泄一下他的烦躁情绪。

反正即便是出了事情还有那个女人的,那个他名义上的母亲,他是不会放任自己惹出一些会败坏伏见家名誉的事情的。

伏见身上的冷气压也就只有八田那个笨蛋察觉不出来,其他人都很明显的感觉到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生人勿进的压迫感,明知道是生人勿进,谁还会去傻得要死的去送命啊。

不过,除了八田之外的确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大贝阿耶。

从刚刚一踏进班级所在的楼层走廊时,他就发现了站在他们班门口东张西望的大贝阿耶。从表情上来看,似乎有些焦虑不安啊。啧,不过,这又关他什么事。

啊啊——脖子上的伤口有些隐隐作痛了啊,这让他又想起了伏见仁希,那个变态的男人,嘁……真是相当的烦躁啊!

“啧!”不耐烦的咋了咂舌,将男人的身影从脑海里无情的赶了出去。

只是没想到这声不耐烦的咂舌却招来了前面八田的疑惑,“猴子?怎么了嘛?”

“不,没什么。”

“哦对了!大贝她好像是在找你诶,你要不要过去一下?”八田看着教室旁边的大贝朝他挥了挥手,刚刚还一副焦虑不安的样子在见到了他们的那一刻就完全消失掉了。

“哈?算了吧,和她没什么好说的。”

“嘛,不要这么无情啦,怎么说,我能去你家看你还是多亏了大贝提供的地址诶,大贝她还是很担心你的啊,过去看看嘛。”

八田看着伏见那副完全拒绝的样子有些不忍心了,他觉得大贝还是很担心伏见的,她如果不是拥有这种心情的话,那么她昨天晚上完全没必要对他说那种事,将伏见一起带来上学之类的……

“你这个白痴,还当起了她的说客,真是麻烦,再过两天软件就做完了,到时候你就不用再去和大贝打听我的事情了,想问问题的话直接问本人不是更好。”伏见有些不高兴的对着八田如此说道。

不过他还是听从了八田的劝说,越过了一旁的八田,走到了大贝身边,道:“听八田说你找我?有什么事情赶快说,我很忙。”

原本看着伏见和八田走过来的时候还有些欣喜的大贝在听到伏见说了这么一句话后马上就垮下了脸,“哈?你这是什么态度啊?!”

“啧!你到底有没有事啊。”伏见明显的有了一丝不耐烦的情绪,他现在只想趴在桌子上好好的睡一觉。

大贝不是没有察觉到那丝不耐烦,反而正是因为这一丝不耐烦而让大贝产生了愤怒感,有些话直接就脱口而出了。

“你这只猴子!亏我昨天还和八田一起担心你了半宿,害怕你会被那个男人怎么样,现在想想,你就算被那个家伙打死了,也算你罪有应得,活该如此,以后我再也不会再去管关于任何有关于你的事情了!再多管一件事我就不叫大贝阿耶!”

大贝说完就怒气冲冲的走掉了,在路过八田的时候,她连看都没看八田一眼,这样的决绝倒是让八田有些不知所措,他求助似的看向伏见,却发现伏见的表情也和他差不多,就像是,突然的被什么东西吓到了一样而产生的惊讶和呆愣。

被大贝这么胡乱的一通吼,走廊上的所有学生都看着伏见,并且窃窃私语的对着他指指点点,那异样的目光直直的投在伏见的身上,这让他觉得相当烦躁,而刚刚大贝的那一通乱吼更是让他有些心烦意乱,瞬间就让他产生了相当不爽的窝火情绪。

烦躁的咋了咂舌,看着一旁有些不知所措的八田,耳边似乎又响起了大贝的那句‘害怕你会被那个男人怎么样,现在想想,你就算被那个家伙打死了,也算你罪有应得,活该如此’,后反应过来的他顿时觉得有些东西乱套了。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为什么又扯到了伏见仁希那个男人身上了啊!还有,大贝又是怎么知道的男人会打他啊?不对,男人根本就没打过自己,只是一直在恶劣的欺负自己而已。

除了在一些他会反抗的事情上会对自己出手之外,而那也只是男人攥住了自己的手腕或者脖子,但因为力度太大而导致了淤青,就像现在的脖子上的痕迹一样,而且还是偶而的——等一下!他干嘛要为男人开脱啊???

 

就像是天方夜谭一样,伏见觉得自己一定是疯掉了,他刚刚想的都是什么?是在替男人辩解么?好像是……所以说!他到底在做些什么啊!!?

“啊啊——真是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愤怒的抬起脚直接踢上了教室的门。

只听见“砰!”的一声响,教室的门在原地颤了颤,原本周围还在碎碎低语的人群也全都安静了下来,像是不想惹怒伏见一样,都纷纷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在伏见周围的只有八田一个人了。

八田站在一旁看着不知道因为什么而突然就愤怒了的伏见有些担忧,他很清楚的知道伏见绝对不会因为大贝的那些话而气成这样,他们之间一直都是这样,大贝有时会挑衅伏见,但是伏见却对大贝视而不见。

所以,伏见现在会气成这样,甚至是不得不借助外力而发泄愤怒,他为此感到深深的担忧——猿比古他,究竟是在气些什么呢?

----------------------------------TBC--------------------------------

评论(6)
热度(77)
© 夜亡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