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过最美的景色便是你笑魇如花时眼中悄然绽放的盛世烟花。

【父猿】无法逃离——第六章

“喂!猴子你没事吧?”


门外的八田听到这个动静只想开门冲进去,看看伏见究竟怎么了,可是他刚转动了门把手,就听见门里的伏见大声的喊道:“别进来!”


“可是猴子你——”


“我说了别进来!!”


八田听到这句有些粗暴的吼声之后,一下子就僵在了原地。大约过了十几秒钟的时间,他听见伏见用平静下来的声音对他说:“……我没事,你在门外等我就好了。”


紧紧的握住手中的门把手,心里真的想要推门进去,但是下一刻,却又完全的松开了。明明很想进去,可是,不可以,他不能。


只听见‘咚’的一声响,八田将自己砸在了门板上,尽管脸上的表情已经差到不能在差,可是口中说出来的话却故作轻松的语调,说:“啊,我不会进去的,有事情就叫我啊,我就在外面,放心好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仰着头在心里担忧着。刚刚的那一声响,明明就是有什么东西被砸坏了,可是伏见却没有让他进去,是因为不想被人看到么?还是,只是不想让他知道?


门离门外的两个人各自思考着各自的事情,而坐在一楼沙发上的某个男人却露出了极其愉悦的表情,修长的双腿交叉搭在了沙发对面的桌子上,一只手搭在了沙发靠背上,一只手在轻轻的碾摸着胸口处的那个剑状的吊坠。


啊啊——小猴子啊,在让我多高兴一下吧,你越生气,我可就越高兴哦——♪


屋内的伏见渐渐收敛起了自己的怒火,或许,早在男人咬上他的那一瞬间,他就应该知道,以那样的力度留下的伤口,到最后肯定会留下疤痕的,只是,那时候的知道和现在他所看到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当他看到了那个伤痕之后,他有些难以接受。


伏见看着残破的镜面里分割出了无数个他,只觉得一阵好笑,可是笑着笑着,却又有一种想要流下泪来的冲动。


抬手将整张脸完全遮住,双肩轻轻的颤抖。什么啊……真是糟糕透了……


似乎是意识到了门外还有八田在等着他,他赶紧调整了自己的情绪,放下手,呼出两口浊气,看着镜子的自己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他便开始想办法处理这个很明显的伤口。


他记得他的房间里是有医用箱的,因为有时候也会打架,会受一点小伤,所以就在自己的房间里准备了医用箱,以备不时之需,好像就被他放在了衣橱里面。


拉开衣橱的门,将不算多的衣服向一边推去,在衣橱最里面的角落里找到了纯白色的医用箱。


翻开医用箱的盖子,在里面找到了一个稍大一点的创可贴,大小的话应该能将咬痕完全遮住。


走到镜子旁,借着个别部分还是完好的镜面将创可贴贴在了咬痕上。大小的确是刚刚好。


可是,就算是处理完了那个咬痕,可是他的脖子上还有数到的淤青啊……这也是相当明显的痕迹啊……


啧!那个该死的男人!如果有那么一天,他一定会亲手捏爆那个人渣!


还是回到了衣橱旁,拉开了下方的另一个抽屉,那里面有几条颜色不一质地不同的围巾,现在已经是深秋时节了,就算围着围巾应该也算是比较正常的吧,毕竟天气已经开始慢慢冷下来了,而且他又是比较怕冷的人,用围巾来遮掩淤痕应该没问题。


淤痕的话相对来说会比较好弄一点,因为只要过些日子这些看起来很恐怖的淤痕就会慢慢消散,直至不见,不像那个咬痕一样……


围好围巾,拿起床边柜子上放着的眼镜带了起来,视线一下子就变得清晰了。


他记得八田的书包好像还在他的房间里,四处看了看,在书桌的椅子上找到了书包,拿起它,然后走向门边,打开了门。


“哇啊——”


眼疾手快的伏见在他开门的瞬间就看见了一个人影向后倒来,只见他迅速的向后退了两步,伴随着一声惨叫,他看见八田坐在了他的脚边,并且还是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样子。


“Misaki——?”


“死猴子不要叫我名字啦!”八田仰看着伏见的脸,似乎是觉得这个姿势有些别扭,就站起了身,拍了拍裤子,揉了揉有些发痛的臀部。


“……真是的……干嘛突然就打开门啊!痛痛痛……”


伏见显少的露出了无奈神色,这个人啊……


“拿着你的书包,我去一下厕所。”


“哦。”然后他看着伏见向里走去,便说道:“那我先去门口等你啦。”


伏见没有回答他,因为他已经走进了二楼的卫生间里。


拿着自己的书包有些小跑一样的走下了楼梯,在看到伏见父亲姿势随意的坐在沙发上时,觉得就这么不告而别好像不是特别礼貌啊,就在不远处停下了脚步,说道:“今天打扰了,我先告辞了。”


“诶?不等小猴子一起么?”男人扭过了头,带着一副奇怪的神色看着他。


“啊,猿比古说他要先去一下厕所,所以要等一会下来,我去门外等他就好了。”


“这样啊……”男人点点头,便将头扭了回去,没再说什么。


八田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男人一眼,但马上又收了回去,转而向着门口走去。


等了一会之后,伏见才慢吞吞的从二楼走了下来。


他看着男人的坐姿很是随意并且很不客气的将腿搭在了茶桌上,看着那两条明晃晃的大长腿,伏见直接选择了无视他。


可当他快要路过男人的时候,伏见仁希突然抓住了他的手,将头向后仰起,用一张倒置的脸孔看着他。


“怎么样小猴子?我送给你的礼物你开不开心啊?”一副天真的笑容像是在求夸奖一样,可伏见猿比古却知道,这只是男人的假象而已。就像,他的温柔也只是一种为了玩弄人心而制造出来的假象罢了。


连看都不看男人一眼,就只是静静的注视前方,口中吐露出冷漠的带着拒绝的两个字,“放手。”


“不要呢——你还没说你到底开不开心啊——♪”男人直接转过了身,膝盖撑在沙发上,借着这个姿势直起了身,凭着身高的优势从上俯视着他。


“放开,我还要去学校,八田也在等着我。”伏见没有回答男人的话,只是陈述了他想要男人放开他手的用意。


男人突然放开了他的手,就在伏见准备迈开步子,离开这里时,男人那轻挑的声音又响起了,“啊啊——果然还是你的那位小朋友比较重要吧。”


“不过啊,这种东西就不用贴了吧?明明都已经结痂了,又不会再继续流血,你贴它有什么用呢?你只是单纯的想要遮盖住这个痕迹吧?”


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到了他的身后,并且从后面环住了伏见,一只手搂住了他的腰,一只手将脖子上的围巾轻轻挑开,露出了可怖的淤青和白色的创可贴。


男人将创可贴的一角轻轻掀起,然后直接就将那块创可贴撕了下来,没了创可贴的遮挡,那块深刻的咬痕又显现了出来。


“哇哦!就算是过了一晚也还是很严重诶!很痛吗?应该很痛的吧,明明在咬下去的时候你都忍不住的哭了呢,啊啊——泪眼朦胧的小猴子,真是好可怜啊,但又真的好可爱啊——♪”


带着满满的嘲弄和调笑以及不容忽视的恶趣味的语气故意的压低了嗓音,就像是怕第三个人听见一样,若不是男人靠近了伏见的耳朵说话,可能连伏见都不见得能听到。不过这样的话如果能听不到当然是更好的了。


男人就像是故意的一样,嘴唇离着脖颈非常的进,那炙热的吐息喷打在他的脖颈上,有些发痒,但更多的却是轻微的颤抖。


“真是可爱的回应呢,不过,还是等你放学回家了再来吃掉你吧。”松开了怀中的人,并且很好心的将围巾重新给伏见围好,抬手揉了揉那人的头顶,直到将那头柔顺的发揉的乱七八糟,伏见仁希这才就此罢手,露出满意的笑容。


伏见心中则是冷漠而嘲讽的嗤笑一声,他今天要是还会回家,那他就是真的白痴,傻子。


就在伏见以为他能走了的时候,那个麻烦的要死,而且阴魂不散的男人又附在他的耳边开口了,“讷——一定要记得回家哦,不然,我一定会去找你的,而且,一定会找到你的,如果你被我找到了,你是不会怎么样啦,但是啊,你身边的人可就不一定了哦——♪”


男人呼出来的热气直直的吹进了伏见的耳朵里,连带着那和恶魔般的低语一样,直刺刺的印在了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而且,也不能挥去。


双手攥成了拳头,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揍这个男人一顿,然而,他的确这么做了。


左手攥成的拳头猛地挥向男人的腹部,而伏见仁希像是有所预料一样,直接侧身躲过了,伏见猿比古又一次的击空了,看着男人笑的一脸得意,伏见凶狠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甩开握着他肩膀的手,冷冷的说了一句,“……真是,卑鄙啊……”


“耶?卑鄙?说我吗?如果是夸奖的话,那我就愉快的接受咯——♪”


“哈?夸奖你?去死吧!”


“哈哈哈哈哈,又生气了呢,真是有趣啊——♪”


看着伏见打开了大门,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这座房子,伏见仁希抱着手肘,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兴致缺缺,似乎一下子就没有了什么干劲一样,他看着窗外的那个人的背影越走越远,直至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这才回到了刚刚的沙发上,手臂枕在脑后,双腿搭着沙发边缘,闭上了那双一样的眼睛,开始了他的漫长等待。


讷,我等你回来哦,我可爱的小猴子。不过,不要让我等太久啊,不然,我可是会生气的呢——♪


-----------------------------TBC---------------------------------


评论(5)
热度(87)
© 夜亡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