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过最美的景色便是你笑魇如花时眼中悄然绽放的盛世烟花。

青灯百物语·友名葛叶

给我家大玉玉打call!!!


-----------------------------------


三途河畔,彼岸花开,罗生门下,青灯幽燃。


那名模样冷艳的青衣女子坐在桥边,无月的夜晚唯有那手中捧着的一盏幽幽青灯带来晦暗的清明,她低垂着眸子,无喜无哀的静静注视着那幽燃的青色焰火,在火苗突然升腾的之时,她转过了头。


清脆的木屐声有规律的在向她靠近,即便是收敛起了自身磅礴的妖气,但那份气势却依旧震慑的旁边安静蛰伏的萤妖纷纷腾起,如同满月般的辉光将这处木桥照亮。


那是一个面容秀美的端丽女子,虽并无多么华丽的服饰,可是那一举一动都透着贵族才会有的礼仪和贵气,桃红色的唇瓣带着抹若有若无的浅笑,糅杂着妖艳,凝固了本该存在的温柔。


“您来了。”青衣女子只是淡然的陈述出这个事实,完全没有理会周边嘈杂的窃窃私语,“要讲个故事吗?”


“故事呀……”停于桥头的女子微垂着头,似乎是在思考要讲述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一只萤妖落于女子的指尖处,好像想起了什么往事般,女子露出了明艳的笑容。


“那么妾身,便讲一个相遇的故事吧。”他盯着那一只萤妖,怀念般的笑着,“一只狐狸,与另一只狐狸相遇的故事。”


青衣女子吹灭了青灯中的火苗,苍白的手轻轻拂过青色的灯罩,一簇幽蓝色的火苗渐渐燃起。


燃幽幽青灯,引百怪物语。


那是野州境内的一座名叫鬼怒山的地方,因鬼怒川而得名,山脚四周百里皆无人家,因为野州的所有人都知道,在那鬼怒山上住着一只大妖,那是能与丹波山的酒吞童子和爱宕山的大天狗齐名的平安京第三大妖怪,传说中的九尾妖狐,玉藻前。


那日玉藻前正以原型的模样在山间散步,突然察觉到一股陌生的妖气在逐渐靠近鬼怒山的结界,而且在这股妖气中,他嗅到了同类的气息,以及,浓烈的血腥味。


等玉藻前赶到那处妖气的散发地时,他看见了一只被鲜血染红了半个身子的白色狐妖,不,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狐妖,在这只狐狸的胸口处,一颗盈盈发亮却也开始黯淡的珠子正嵌在那染血的胸口处。


一只受了重伤的天狐,真是少见。


显然这只天狐已经失去了意识,甚至是连妖气都开始消散,玉藻前舞动起九条庞大的尾巴,用自己的妖气裹住了那四散的妖气,顺道将狐狸带回了自己的住处。


因为这只天狐的庞大体型,玉藻前只能将她置于庭院内,叫来了桃花妖他们来给她治愈外伤,那之后的好些时日,本是清静的庭院便一直都是吵吵闹闹的。


等这只天狐的外伤全部被治愈好之后,玉藻前便将这些小妖们全都赶了出去,因为实在是太吵闹了。


那之后又过了三四天,这只天狐才彻底的清醒过来。


庞大的白色狐狸渐渐变化成了一个美艳的温婉女子,只是头顶上的一对毛茸茸的纯白狐耳,极其瞩目。


玉藻前见天狐化成了人形,他也便跟着化了人形,那当真是一个举世无双的俊美男子,同样的,那对狐狸耳朵也极为瞩目。


天狐告诉了玉藻前她的名字以及受伤的缘由,原来天狐名叫葛叶,是远在鬼怒川西面的天狐一族,因为耐不住无聊,便化成了人类的样子一路东游,后来再一次帮人类除掉作恶的妖怪时,不小心被人发现了原型,在她将那妖怪杀死之后,便被一群阴阳师拦住了去路,本就在除掉妖怪时受了伤,在被这群阴阳师牵扯,就更是伤上加伤了。


后来她无意间闯进了鬼怒山,而那些阴阳师似乎是畏惧鬼怒山的主人,就没敢在追上来,等她闯进了鬼怒山之后,自身也因为受伤太重而陷入了昏迷。等她在睁开眼睛时,就已经到了这处庭院里,看到了那只漂亮的九尾妖狐,也就是玉藻前。


听了葛叶的事情之后,玉藻前便将葛叶留在了鬼怒山,至少等她待到她彻底恢复之后,在离开也不迟。


那之后当真是过了好些年,清冷的鬼怒山也因为葛叶而热闹了起来,每天都能看到庭院内那些小妖怪们的存在,因为葛叶喜欢与他们交谈,渐渐的他也便不再去管他们了。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少时日,某一天,葛叶收到了族中消息,虽有些不舍,可分离却也无可奈何。


“再后来,我与葛叶之间便一直是书信往来,直到有一天,她和我说她与一名人类男子成婚了。我才恍然发觉,原来距离我救下葛叶的那一天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久到她已经不在憎恨人类,甚至是成为了一个人类男子的妻子,真是恍惚隔世啊。”


“于我们妖来说,人类的一生不过是眨眼间的事情。”


“的确,后来她托人传信来说她生下了一个健康的男婴,而那个时候,我也遇到了我的妻子。”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那张不属于他的秀丽脸庞上露出了温柔的浅笑,那样子,像极了她第一次见到他时露出的笑容,明媚的,温暖的,那是他这一生的眷恋。


“好了。故事就到这里吧。”女子带着一抹神秘的笑容转过了身,于那萤火中徐徐走来,便在那黑暗中缓缓退去。


“您还为说您那故人的结局如何。玉藻前大人。”


青衣女子站起身,一阵青烟环绕而过,俨然变化成了一个冰冷却艳美的女妖,她手中持着一盏青灯,灯内幽幽的散着燃尽灵魂的香气。


“她啊。”


女子的身影渐渐被腾起的紫雾所掩藏,夜风吹过,紫色妖气散去,站在那处的哪还有女子的身影,华丽的暗红色狩衣,雪白的狐裘垂在腰间两侧,他手中拿着一张面具,一双赤红色的眼眸在萤火的照耀下好似流动的血光,唇角微勾,自是绝代芳华。


“只有梦魂能再遇,堪嗟梦却不由人。”


萤光渐灭,青灯之内,那抹幽蓝色的火焰中好似有一只漂亮的白狐,白狐胸口中嵌着一颗天珠,火焰摇曳,那天狐渐渐化作了一名女子,美艳温婉,华贵端庄,即便是与她那友人相比也毫不逊色。


火焰中的人影逐渐散去,幽蓝色的火焰又渐变回了之前的幽幽青焰。


青行灯持着她的那一盏灭魂灯缓缓于无边夜色中消失了身影。


“三途河畔,彼岸花开。罗生门下,青灯幽燃。那么谁又是下一个说故事的人呢?”


--------------------------END----------------------------


对于我这种爱写长篇的人来说,限制字数什么的,简直是痛不欲生啊!!!

本来想写玉玉和巫女姐姐的,但是官方已经给了大概故事,那我就只能转战写玉玉和葛叶姐姐的故事了,可惜,两只这么好的大狐狸都没有一个很好的结局,暴风式哭泣!

评论(2)
热度(12)
© 夜亡人 | Powered by LOFTER